威尼斯人棋牌游戏官网屋
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成长 > 最后的配角

威尼斯人官方网址

时间:2014-03-2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我已经老了。
  
  这一生,我曾扮演过无数的角色。然而最刻骨铭心的,是与你的对决。
  
  上一次见到你,是太和四年的那个秋天。奉天子诏,大司马曹真出斜谷,车骑将军张郃出子午谷,我由西城,欲取汉中。整整一个九月,都是铺天盖地的大雨。于是诏命我等还朝。
  
  你却出击了。我疲于奔命,你以逸待劳。面对你,已经够麻烦了;偏偏,还要面对那一群颟顸莽撞的下属:“公畏蜀如虎,奈天下笑何!”我硬着头皮和你打了一仗,大败而归。从此,“诸葛亮”这个名字,就成为我司马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  
  其实我一直很羡慕你。你在朝中有着绝对的权威,不像我,一边统兵在外,一边还要提防主上的猜忌。你听说过“三马同槽”的佚事吗?那是太祖武皇帝心中,永远的不解之谜。
  
  青龙二年,你又一次率领军队来了。那一年的秋天来得格外早。风已经开始变得寒冷,变得那么遥远。特别是从渭水上刮过来的风更显出了一片肃杀。林中的叶子棕棕黄黄的全部落尽了。它们就一片片一层层堆积在那潮湿的林中空地上,冷风吹来,叶被卷起,就形成了深棕色的浓重的叶的旋涡。那旋涡发出凄厉的声响。而金黄色的高高的蓬草,则一团团地纠缠在一起,衰老着,发干发黄,脆弱到不堪寒冷的袭击。
  
  看着无边的衰草,就像看到了你。
  
  尽管南征北战已有多年,可我从不知道,军旅竟是如此折磨人的,它可以使一个人像蓬草一样,瞬间凋落。
  
  想起四年前的教训,我学着你,也坚守不出。你是那样地焦灼,不断派人来挑战。最后,连骂阵的人自己,都悻悻而去。你终于坐不住了,使出了绝招。
  
  我看着面前的使者和女衣,心突然空了:孔明,你就那么急着激我出战吗,竟用了如此不堪的手段。左右立刻激愤不已。那个使者,年纪还很小吧,也就子元那个岁数,可脸上已满是风霜。你不顾惜自己,也不顾及他的性命吗?他的眼中却是能点燃冰块的火焰。可是孔明,我不能让你如愿。我轻轻拊掌,接受了你的礼物。众人瞬间噤若寒蝉。残酷的笑容在我唇角诡异地盛开。
  
  当晚,我留下使者吃饭。席间,不经意地问起:“你们丞相,近来寝食、军务如何?”使者的目光在我脸上反复打转,最后只咬牙说了一句:“无可奉告。”我并不介意。纵然他不说,我也早就探听到:你夙兴夜寐,事必躬亲,每日所食,不过数升。我悠悠道:“诸葛亮事烦食少,岂能久乎?”筷子从他的手中坠落。我先是从他眼中看到了无法掩饰的惊惶,然后,就是愤恨。属下开始窃笑。我却肃然:“送蜀使回营。”
  
  不久就是中秋。蜀营异常地安静。据说,你已如风中之烛。属下劝我乘势掩杀。我拒绝了。“天子命我等坚守,岂可违令?!”其实,我是不想看见你最后的模样。
  
  八月二十三,成都遣使飞奔五丈原。是夜,有星子从天心陨落。
  
  蜀军一营一营缓缓退向汉中,未曾举丧。我率大军追去。断后的姜维反旗击鼓,门旗开处,推出一辆四轮车,俨然是你的身姿。那是木像。我如何不知。让我,再陪你演一出戏吧。于是我下令退兵。面对众人不解的目光,面对百姓鄙夷的嘲笑,我什么都没有说。
  
  只是忽然就想到了周郎。建安年间的三江口,曾为你们的琴心相通,异常动人。倚天照海花无数,流水高山心自知。我怎么能像周郎一样,成为你的知己。怎么能。转身望着遥远的长安,更远的洛阳,我露出了一丝苦笑。“从此天下,再无知音!”
  
  如今已是嘉平元年。史载这一年有一场惊心动魄的政变:高平陵之变。我夺取了魏国最高统治权。只是夜深人静时,想起十五年前的渭水,依然会感到无比的失落。
  
  如果,还有来世,孔明,我愿做你———最后的配角。